贺龙、任弼时决定利用短暂休整的机会,在寸田总指挥部驻地召开军委分会会议,分析敌我双方的情况,研究部队行动方向。“我们的情况虽然不妙,但敌人100多个团的情况更不妙。他们从湖南、湖北、四川、贵州让我们拖起跑,比我们更受罪。敌各纵队只受顾祝同指挥,行动不大一致,敌人气势汹汹,包围圈虽然缩小,漏洞还是有的。再有,敌人对我们永远估计不足,转来转去,敌人会以为我们垮得差不多了,也增加了他们的骄气。现在是时候了,我认为应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隐蔽地从敌人的接合部钻出去,兼程进入云南,捅捅龙云这个马蜂窝。”大家赞成贺龙的意见,同时研究了制敌的办法,决定“杀回马枪”,给追敌以迎头痛击,打掉敌人的嚣张气焰,便于甩开敌军往镇雄方向前进。根据会议精神,8日下午总指挥贺龙发布了作战命令。命令红2军团4师、5师,6军团16、17师返回以则河设伏,完成消灭樊纵队第28师的任务。

参战部队作好战前动员,各师首长传达总指挥部命令,指战员们兴高采烈,请战书、决心书纷纷递到师部,战士们摩拳擦掌,恨不能插翅飞到伏击地。

8日傍晚,参战部队分别从寸田、奎香出发,由寸田村民韩怀民、坪地村民迟绍林等带路,连夜行走在陡险山路上。大雾弥漫,星月不明,黑咕隆咚,指战员们一个跟着一个疾行,路面凹凸不平,不断有人跌跤,跌倒了爬起来又往前赶,谁也没有怨言。急行军50里进入法冲、以则河一带。伏击战场由法冲黎家口子起、南沿以则河两岸至倮依以北的法拉窝、赵家沟,南北长约7公里,东西宽1.5公里范围。天明前各部进入预定阵地。伏击部队控制有利地形,挖战壕、修工事,布下罗网。此时天还未明,指战员们急行军大汗湿透了衣衫

扎金花现金版

,过河又湿了草鞋,加上寒风刺骨,大家冷得发抖,有的站起来原地踏步取暖。通讯员传令不许站起,以免暴露目标,谁也不再乱动,强忍着寒冷等待敌人的到来。

9日凌晨,敌28师一个侦察连和一个步兵加强连二三百人作为先头进入了伏击圈。敌左侧步兵连经蒋家河坝进到以则河村后却停止不前。我军在得磨梁子上的指挥员,见敌只有两连进入,不见后续到来,正考虑打还是不打时,尖兵连进到以则河村的搜索人员与红17师的一线伏兵接触,战斗意外打响,指挥员立即发出命令冲锋,指战员们一跃而出,如猛虎下山,机枪、步枪、手榴弹一齐开火,“冲啊、杀啊”,喊声震天动地。此战歼灭敌军两个多连,敌伤亡数十人,其余全部被俘,无一漏网,缴枪200多支,子弹数万发。敌师主力听见以则河枪炮声激烈,闻风丧胆,丢下先头,仓惶逃到40余里外的可乐住下,龟缩着不敢妄动。这一仗给了疯狂的樊崧甫当头一棒,他再也不敢含尾直追了,暂缓了红军紧迫的形势。指战员们戏称给敌这当头一棒叫“敲打乌龟头”,可惜未能按计划全歼敌28师,大家深感遗憾!

(作者:扎金花现金版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sjuhua.com/daoju/2021/0426/4910.html

上一篇:落实总书记重要指示 确保群众“舌尖上的安全”
下一篇:韩国必须掂量引入“萨德”之害